[拼音]:xiqu changci gelüpu

传统习称“曲谱”。曲牌体唱词,因体式复杂,用韵多变,文人撰写唱词时,为适应音乐的要求,须按各曲牌不同格式处理。因此明、清以来编纂的曲谱,就是供写词时借鑑参考。“曲谱”多按宫调分类,各曲牌格律大多包含有以下内容:

(1)全曲定句数;

(2)各句定字数、定句法(如七字句可按二五或三四或二二三言分逗);

(3)各字定四声;

(4)通篇定用韵(何句应押或叶平声韵或仄声韵),定格式(何曲可加“吃头”或“叠句”,何曲可加“也罗”等字和声)。曲中附加衬字,北曲较自由,南曲则有“衬不过三”之说。除以上规定外,南曲曲谱多点明板位的所在。南北曲谱各书谱式不全同,今举常见谱式各一例如下:

北仙吕宫〔后庭花〕吕止庵小令

此曲七句五韵,句格为“五、五、五、五、三、四、五”,平声韵,各字四声如格。

南仙吕〔醉扶归〕《江流传奇》

《曲谱》原注:起二句,句首叠二字,此变体也。首句上“得”字,第二句上“哭得”二字,皆入声可作平声,故妙;若用上声即不可两用矣。第三句“上去平平上平平”,妙甚。

此曲六句六韵,句格作七、七、七、七、七、六(三三),第一、四、六句仄声韵,各句末三字下二板,全曲共十二板。首二句正格不用叠,如《游园》之〔醉扶归〕首句作“(你道)翠生(生)出落(的)裙衫(儿)茜”即不用叠字。

去平作入平平去去

常见曲谱有以下数种:

《太和正音谱》,北曲曲谱。明朱权著。成书于明洪武三十一年(1398),是今存最早的北曲曲谱。全书分为两部分:前一部分为有关北曲(包括剧曲与散曲)的理论与史料;后一部分选录北曲曲牌335支,“依声定调、按名分谱”,详列每曲格律,用作填制北曲的规范。

《北词广正谱》,北曲曲谱。明末清初李玉根据徐于室所辑曲谱扩编而成。18卷,内4卷有目无曲。选录曲牌447支,多采元杂剧、散套及明初诸家所著北词,依宫按调,汇为全书。于牌名、体格之同异,辨证精详,尤以点板正确见称,为后世曲家用作填写曲词的依据。北曲曲谱尚有明范文若编《博山堂北曲谱》等,多取材前书增订、重编而成。

《南九宫十三调曲谱》,南曲曲谱。明沈璟根据蒋孝《南九宫谱》“考定错讹,参补新调”改编而成。选录南曲曲牌719支,每曲厘定格式、分别正衬、标著平仄、注明板眼,为南曲格律立一标的。但其论断与取例,间或有不够精当处。明末,其侄沈自晋又据此书加以修订补充,编成《广辑词隐先生增定南九宫词谱》,简称《南词新谱》,取精用巨集,益形完备。

《寒山堂新定九宫十三调南曲谱》,简称《寒山堂曲谱》,南曲曲谱。明末清初张大复编。卷首有《谱选古今传奇散曲总目》70种,其中部分并加按语,收有若干未见他书著录的南戏剧本,以及某些剧本的全名或出数。所选各曲以采用元代南戏和南散曲为主,偶尔也采用明代比较本色的作品。为便于填词者参考,此书极少采用衬字,又附《曲话》17则,对明人传奇追求词藻颇多评论。此书影响较广,《南词定律》、《九宫大成谱》均以此书为主要依据。今仅有抄本流传。

《钦定曲谱》,简称《曲谱》,14卷,兼收南北曲曲谱。清王奕清等撰,成书于康熙五十四年(1715)。卷首凡例及诸家论说,虽摘自《啸馀谱》等书,但选录精审,多能切中。凡例说:“每曲字句多寡,音声高下,大都不出本宫本调,而填者之纵横见长,歌者之疾徐取巧,全在偷衬互犯中,不过成法大略耳。善用谱者,神而明之,斯无印板之病。”说明曲谱成法,贵在活用。北曲曲谱4卷,各宫调共收334曲;8卷南曲曲谱,收各调引子112支,过曲472支,慢词28支,近词37支,以及各调的尾声总论。末卷附失宫犯调引子8支,过曲42支。南北曲诸谱,虽多取自朱权《太和正音谱》和沈璟《南九宫十三调曲谱》,但各曲每句注明句、韵,每字旁标四声,入声亦分别注明宜作何声。南曲并点明板位的所在,体例比较完备。

兼收南北的曲谱,还有清王正祥撰《新订十二律崑腔谱》及近人吴梅撰《南北词简谱》等,大多依据上列各谱增订重编而成。另王正祥于康熙年间刊有《新订十二律京腔谱》,有康熙二十三年(1684)序,是当时盛行于北京的高腔即“京腔”的曲谱,其唱词虽多袭用崑腔曲谱,但此谱却为今仅见的高腔曲谱,因此,较为珍贵。

更多信息: 西港 卖U